青海新聞網·青海新聞客戶端訊 掏著心和你說話,并著肩和你共事,拉著手和你行進,一個鍋里吃過面條,一間陋屋"> 逆水寒电影版动漫
您當前的位置 >首頁 > 房產

我的摯友格桑多杰

更新時間:2019-06-08 14:18:08 點擊數:8 來源:黃南州新聞網

  青海新聞網·青海新聞客戶端訊 掏著心和你說話,并著肩和你共事,拉著手和你行進,一個鍋里吃過面條,一間陋屋里辦公知過冷熱,相識相幫相助相扶時有年月,又分別異地已近四十年,還不遠千里迢迢,隔山駕嶺風塵仆仆辛辛苦苦地來到古城新顏的西安相會,緊緊地握手,久久地擁抱,銀發對著銀發,淚花對著淚花,他就是從青海西寧專程來看我的摯友——藏族詩人格桑多杰兄弟。實在太感激感謝又感動了。

  我和格桑多杰認識是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,也就是1954年。那一年有個特殊的秋天,也就是我和格桑多杰認識的秋天。我奉命從西安到西部創辦第一份《青海青年報》和《青海青年》雜志。正好格桑多杰從北京畢業和我做了搭檔。黨的事業把漢藏兩個年輕人結合在一起,合作共創,其樂無邊。

  我們是心相通,志相通,意相通,情相通,愛好更相通的同道人。我喜歡詩,他比我更喜歡詩。

  盡管那個年月,建國初期,物資匱乏,生活艱苦,但情緒熱烈,信心燃燒,唱不完的是“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……”歌不盡的是“天空出彩霞呀,地上開紅花呀。”跳不累的是“青海是個好地方呀,各族人民喜洋洋”。

  在這個大歡樂的聲浪中,我們一起做早操,一起讀報紙,一起開編前會,一起審稿件,一起下鄉,一起采訪,一起爭論,一起反思,一起點頭相敬,一起熱淚相擁。是同志,也是同事。是朋友,也是兄弟。

  最難忘的是,西寧湟中大廈門前的冬果梨。夜深了,市民和飯館的老板伙計們都休息了,可我們的稿件剛剛理齊,饑餓在向我們呼喚,格桑多杰把手一擺,“向熱冬果出發!”嘩嘩嘩地齊出動了。年輕的報人就像年輕的士兵,三步兩足竟把小吃攤圍得無處站立。大家的笑聲惹得西寧城前仰后倚。夜晚竟成了白天,成了明亮明亮的熱火熱火的西寧的白天。

  格桑多杰長著一頭濃密的自來卷,英俊智慧,聰明善良。少年穩重,舉止儒雅,他出言,不是格薩爾,就是高爾基。不是日月山的早晨,就是青海湖的傍晚。一身的文氣,伴隨著一身的正氣。豪爽而又內斂,幽默而又坦蕩。志存高遠,行步凝練。不言言外之言,不做份外之事。所過之地,長出一片馨花鮮葉,留下一卷美譽良名。

  我們愉快地、親密地合作了一段,也稱“黃金時段”,之后就分開了,各有所司。再之后,我調回陜西,我們就一山之隔了。

  朋友總是來信告訴我,由于忠誠、堅守、忘我,格桑多杰肩上一再加重擔子。先是說,他任果洛州州長,后又說,他任青海省文聯主席,青海省新聞出版局局長。隨后又任省人大副主任,省人大民族委員會主任,等等。

  人正風清,一片光明。正是男兒立志時,好一個優秀的棟梁之才。

  實至名歸。

  我在欣喜格桑多杰出色政績的同時,更被他海水一樣的美詩吞噬了。

  中國著名作家瑪拉沁夫對格桑多杰評論說,作為當代詩壇上成長起來的第一代藏族詩人,他為發展和繁榮民族文學作出了積極探索和不懈努力……我對他表示深切敬意……

  瑪拉沁夫先生的話,中肯,沉厚,親切,實在。我對此感同身受。作為格桑多杰的詩友,頗受鼓舞。

  格桑多杰早對我說過,他出生于青海貴德,母親善良慈祥,六歲時送他拜師學習藏文,祈福他長大做一個有用的人。他說這話時,淚花瑩瑩。不能自己。

  格桑多杰敬母如神,始終牢記慈母之恩,用文、政二課之優績,給母親還以寬心,寄以希望。把孝心都送進天國去了。他能夠擔任《格薩爾王傳》領導小組組長、《民族文學》編委、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副會長等等,和他優美的動人的獨創的詩,是分不開的。

  他先后出版了詩集《牧笛悠悠》《云韻荷池》《云界的雨滴》。他的《查曲的傳說》《黎明分娩的新城》《你是陽光的嬰兒》《瑪積雪山的名字》《雪魂》《這邊是你的故鄉》等章,都在全國獲獎。

  請聽——

奔跑在叢林中的白唇鹿呦,

如果沒有錦緞般的青山,

心情哪能夠這樣舒暢?

生活在祖國懷抱中的藏族人民,

如果不是黨的民族政策的陽光,

幸福的種子怎么能夠發芽生長?

  他的每篇詩章,都飽蘊著黨的溫暖,民族的情懷。還有草原的身影,還有山鷹的神翅,還有藏羚羊奔跑的美姿。真是好啊!

  他把工作詩化了,境域詩化了,政治詩化了,友誼詩化了,甚至人、鳥、炒面、饃饃,都詩化了。

  在多年的交往中,格桑多杰寫在我記憶中最重的筆墨就是正直,厚道,親切,勇敢,大氣。他把別人的事當作自己的事,他把百姓的難當作父母的難。

  他對我說,你真正在人民中走了,做了,看了,說了,才知道愛就在這兒。才知道,這兒真正是詩的老家。

  我說,歲月無情,揮手間我已老了。

  格桑多杰說,可不是,我也老了。

  我88歲,他84歲,我們都在人生的8字“大橋”上行走,眨眼就進入9字“高鐵”了。

  他說,無論八九,都是人生之冬。我說,“人生最美是冬景。”

  他說,“冬猶在,春先到。”一手指著他的女兒雪梅,快點來喊“伯伯”吧!

  我的女兒向春也隨之一聲,“格桑多杰叔叔好”!兩個女兒的問候,禮貌,不就是春天的信號嗎!

  八月桂花香的季節,西安氣候尚熱,窗門大開,桂花的濃香飄了進來,我們都在此般美景良辰中樂了,笑了,興奮了,共享了,也深深地沉思了……友誼在詩中穿行,詩在友誼中暢游。美麗,光明,笑,愛,把詩都灌醉了。為新時代畫像,立傳,明德,你大踏步地行進吧!詩人,我的摯友格桑多杰。

責任編輯:黃南州新聞網

上一篇:民和3800名學子參加2019年高考

下一篇:別有風味的滿族龍舟賽 群“龍”競渡一水同舟

逆水寒电影版动漫 大亨飞艇计划下载 pk10最稳定投注方法 手机21点游戏 11选5前三直选平刷技巧 7码2期倍投计划 北京赛车6码倍投计算方案 新疆时时开奖的结果 pk10软件代理 捕鱼达人2旧版本 时时彩奖金9.98的平台 下载红码管家 长春沐足论坛 吉林时时几点开奖 百人牛牛连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