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水寒电影版动漫
您當前的位置 >首頁 > 高端訪談

《中國新歌聲》是如何從音樂選秀淪為大型情感談話節目的?

更新時間:2019-02-07 16:01:07 點擊數:0 來源:黃南州新聞網

  這四個數字分別代表著《中國新歌聲2》的冠名費,上線兩小時播放量,豆瓣評分和CSM全國網收視率。

  從冠名費和網播量來看,這成績的確喜人,但從口碑和收視率來看則不盡如人意,口碑剛到及格線,全國網收視率相比去年下降28%。

  這是《中國新歌聲》走過的第二個年頭,但如果評價這個節目,就不得不提到它的前身——《中國好聲音》。算起來,浙江衛視已經把這個系列辦了6年,在經歷了素人盛世、版權之爭、口碑收視雙下滑之后,這檔節目的影響力已經大不如前。從最初的素人音樂選秀到現在被調侃為“大型情感談話節目”,《中國新歌聲2》首期用7首導師合唱開場曲、6首學員演唱歌曲讓屏幕前的觀眾大吃一驚的同時也終于明白:這早已不是那個熟悉的音樂選秀,大牌導師和“好聲音”IP紅利是它僅剩的籌碼了。

  《中國好聲音》:一場劃時代的盛世狂歡那是2012年的夏天,作為唯一的超級衛視,湖南臺一反常態沒有推出《超女》或《快男》,而其他的一線衛視也沒有推出音樂選秀節目,放眼整個市場,唯一具備競爭實力的只有東方衛視的《聲動亞洲》,無奈,那時候東方衛視還沒有《極限挑戰》,只能在二線電視臺里掙扎,影響力遠不及浙江衛視。

  幾乎是同時,燦星和浙江衛視都看中了源自荷蘭Talpa公司制作的音樂選秀節目《The Voice》。《The Voice》自2010年在荷蘭播出后便大受歡迎,并迅速被其他多個國家買下版權,該節目在其他國家播出后同樣大獲成功,目前已有將近65個本土化版本,并在180個國家播出,同時,好聲音兒童版也有將近30個地區的版本。時至今日,節目已吸引了超過5億觀眾,遍布全球每個大洲。

  2012年,當燦星積極聯系荷蘭授權的中國總代理時,浙江衛視也聯系到荷蘭的版權方。于是,雙方一拍即合,花費200多萬共同拿到了《The Voice》在中國的三年版權,每年續約一次。燦星還和浙江衛視簽訂了對賭協議,承諾節目收視率會達到一個點,低于這個點將采用對燦星不利的分成模式,高于這個點,燦星將獲得巨大回報。

  2012年5月,在《中國夢想秀》的廣州廣告推介會上,浙江衛視向全國各地的客戶重點推介了《中國好聲音》,那時候,這個節目還沒有產品雛形,賣點是《The Voice》的原版錄像和四位導師。剛剛由“王老吉”改名的“加多寶”,官司還沒打完就用6000萬拍下了節目的總冠名。

  而且,《中國好聲音》還首次實現了中國電視節目真正意義上的“制播分離”,開啟了中國綜藝的“時代”。就選秀節目來講,它用全新的模式為歌唱類選秀節目注入了新的生命力,眾多草根出身的學員用歌聲和勵志故事讓全中國都為之轉身。那個夏天之后,吳莫愁、吉克雋逸、袁婭維、平安、金志文等人成了華語樂壇不可小覷的新生力量。

  但是,好景不長。《中國好聲音》第一季大獲成功之后,即將面臨“綜N代”的挑戰和讓浙江衛視、燦星意料之外的版權方的刁難。

  綜N代困局與版權易主國內的綜N代,影響力最大的往往是第一或者第二季,越往后,收視率和口碑就頻頻下滑,《奔跑吧兄弟》《奇葩說》《火星情報局》均是如此。對于辦了四季的《中國好聲音》來講,不同的是,節目收視上依然步步高升,但口碑和影響力卻日漸下滑。

  在第一季創造了7.8的豆瓣評分后,《中國好聲音2》斷崖式下跌到6.4,而之后的第三和第四季評分均未及格。與此同時,2013年,以《快樂男聲》為代表的音樂選秀節目異軍突起,各大衛視紛紛加入選秀戰局,開始瓜分市場紅利。

  作為選秀核心的“人才”,一線城市具備實力的素人在短短兩三年的時間內被一搶而空,甚至出現了一位選手參加多檔選秀節目的尷尬局面。豆瓣有網友評論:“優秀學員何以成為市場上的鳳毛麟角,究其原因,多年來,各大選秀節目對于民間優秀草根唱將進行過度性捕撈和掠奪式開發,從而導致市場“貨源”十分緊缺。”因此,《中國好聲音》的“音源”質量每況愈下。

  再加上引進模式已經相對成熟,本土化改編空間不大,后面幾季,《中國好聲音》的重點更多放在了導師和“故事”上。作為一檔大型勵志專業音樂評論節目,導師“搶人”、“互懟”和選手的“音樂夢想”本屬于節目的亞看點,如今卻成為必不可少的套路,因此,也難免被調侃是“中國好故事”。只是,經過選秀和真人秀狂轟亂炸之后,觀眾對綜藝節目已經愈發挑剔,“故事”講到第四季,勵志早已不新鮮,即使是周杰倫的加盟也沒能讓觀眾走出審美疲勞。

  讓人猝不及防的是,綜N代困局未解,半路又殺出了版權橫禍。在《中國好聲音1》大爆之后,荷蘭版權方Talpa欲將版權費漲到每年一億的高價,經過艱難談判,燦星最終以1000萬美元的高價得以續約,并獲得了2018年之前《The Voice》的獨家續約權。但2016年初,Talpa卻將《The Voice》未來四年的版權以6000萬美金的價格賣給了唐德影視,雙方還計劃成立合資公司。

  但燦星并未放棄,依然用《中國好聲音》的名稱進行宣傳推廣,只是對節目模式進行了創新,如將轉椅改為戰車、賽制規則等變化。直到2016年6月,在距離《中國好聲音》第五季開播不到一個月的時候,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作出裁定,禁止燦星和浙江衛視制作和播出《中國好聲音》。

  無奈之下,燦星和浙江衛視匆匆將其改名為《中國新歌聲》,因為計劃趕不上變化快,第一季《中國新歌聲》的宣傳幾乎為零。

  《中國新歌聲》泯然眾人矣?不過,版權易主并未影響《中國新歌聲》的吸金能力。更名后的《中國新歌聲》第一季,法蘭琳卡以超過4億的天價冠名費取代加多寶成為新的金主,第二季,OPPO的冠名費更是達到了5億,實屬罕見。

  但令人失望的是,它的收視率和口碑并沒有因為加上原創標簽而有所提升。對于整季爆點的“決戰之夜”,《中國新歌聲1》的CSM52城收視率為3.956%,相較于《中國好聲音4》的決賽下滑了73%。而《中國新歌聲2》首播收視只有1.6,作為對照,隔壁湖南衛視的《七十二層奇樓》收視率為1.5,這同樣是一檔一言難盡的節目。

  在口碑上,《中國新歌聲1》的豆瓣評分只有5.1,低于歷屆《中國好聲音》的分數,第二季當前評分5.8,僅高于《中國好聲音3》的評分。

  雖然《中國新歌聲1》換了舞美,轉椅也改成了戰車,甚至連主持人都換成了李詠,但其實誰都看得出來,這檔標榜原創的節目本質上和《中國好聲音》并無二致,還是原來的配方,還是熟悉的味道。

  或許是差評太多,《中國新歌聲2》的改革更加大刀闊斧,不但請來了陳奕迅,請回了華少和劉歡,還為各位導師制定了戰旗,并一改往日賽制,由盲選、導師魔鬼六次方循環大逃殺、組內冠軍賽、總決賽四部分組成新賽制。但從第一期導師7首歌,學員6首歌的比重來看,這個節目已經將重心完全偏向了導師一方,彈幕里不少網友調侃“就看周杰倫和陳奕迅小兩口拌嘴了。”這樣的展現與它“大型勵志專業音樂評論節目”的定位相去甚遠。

  顯然,《中國新歌聲2》的綜藝性要強于音樂性,只是,2017年的夏天,選秀節目格外多,更有偶像養成類的新型選秀崛起,《中國有嘻哈》《明日之子》《2017快樂男聲》……個個都是難纏的主。

  這期間,數十檔音樂類和選秀類節目不間斷播出,《中國好聲音》操盤手夏陳安搖身一變成為北京文化的總裁,學員袁婭維、梁博、張碧晨相繼登上了《歌手2017》的舞臺來證明自己是一名歌手。

  當《中國新歌聲2》開播后,一位豆瓣網友說:“主要在看導師說相聲,什么樣的選手唱什么歌曲,已無足輕重。一想到這是個連知名歌手僅靠唱歌都難以裹腹的時代,這個號稱發掘好聲音而大談夢想的節目真是尷尬。”

  或許,當那英用《中國有嘻哈》捧紅的“freestyle”梗向劉歡提問的時候,屬于“好聲音”的時代已經落幕。

責任編輯:黃南州新聞網

上一篇:新華社出品人物訪談類節目 《新經濟 新人物》成一股清流

下一篇:安徽衛視推出談話節目《家風中華

逆水寒电影版动漫 3肖6码免费公开手机版 环球国际线上娱乐平台 雪缘园即时比分直播 nba2k19攻略 时时彩技巧与攻略 必定赢娱乐 牛看4张牌抢庄老是输 全年中特无错六肖 pk10走势图公式 德胜娱乐 斗牛看三张牌抢庄技巧 欢乐生肖综合走势图 守护清纯校花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